地磁新闻网

  ◎韩思琪

  《怪奇物语》第三季终于回归了,Netflix一口气放出全八集。在空调、西瓜和冰可乐之外,炎炎夏日里有了新的消暑利器:惊悚剧。不过,这一次想看萝莉正太探险的观众可能会失望了,第三季从头到尾都打上了明晃晃的三个大字:“青春期”,或者说这是一个打怪版的“成长的烦恼”。

  《怪奇物语》的故事发生在1983年的印第安纳州霍金斯镇。小镇上的四个男孩玩耍回家途中,威尔突然失踪,母亲和警长与小伙伴们一起寻找威尔,故事由此开始。在这个过程中,他们遇到了超能力少女小11,开启了对抗怪兽的冒险旅途:逆世界、国家能源实验、恐怖怪物夺心魔……

  前两季的《怪奇物语》被影迷激动地称为是“80年代儿童冒险电影元素集大成者”,“斯皮尔伯格的表,约翰卡朋特的里,感觉就像斯皮尔伯格带着X-man去寂静岭打异形!”尽管塞满了科幻、克苏鲁式恐怖、表里世界等平行宇宙元素,故事核却是一个“老命题”:温暖的小镇里善良的灵魂。因为儿童的世界永远比成人世界纯真、善良、有更为直接的勇气。

 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,第三季不那么“怪奇物语”了,从悬疑惊悚转向了青春期的叛逆与成长。随着第二季剧情结束,表里世界间的大门被关闭,威尔成功被营救,剧情走向了日常向:超能力少女从实验品状态解脱,被霍珀警长收养,开始拥有一份正常人的生活。也开始有了正常青春期少女会有的烦恼:对她保护过度的养父,开始交往男朋友后的亲密与摩擦,有关自我的认知与边界的探索。她问自己的好友麦克斯:“我要怎么知道我喜欢什么?”普通与正常对她来说,反而成为一门修炼的功课。

  因此,第三季剧情并没有如同网友的设想:超能力少年集结组团,甚至是如同X战警一般组织化,而是走了一条相反的路径小11在这一季突然失去了超能力,她的功课更多的不是外部强化自己,而是“问心”。这样的设定使得第三季的群戏比重增加,不再是小11个人的英雄秀,而为每一个角色找寻人物弧光。剧中将行动线分为三股:以小11的超能力与威尔感知力带领儿童组的调查线,青年组以新闻追击者身份对鼠疫的调查线,以及成年组威尔母亲与警长对市长进行秘密交易的调查线,直到结局处三条线汇在一起,共同应对最终的boss。

  不仅在人物的刻画上,第三季《怪奇物语》肉眼可见的变化还有:变得更加“正确”。对消费社会及职场上性别歧视的批判,女性的独立与强大的彰显,都让复古的80年代里加入了当下时代的关切。这一季的小镇里出现了现代化商业代表:“星城”,巨型商城背后是政绩的交易,消费社会里景观的呈现,隐藏在“星城”深处的“夺心魔”基地……剧中的诸多处隐喻都十分直白,甚至于直接,也因此受到了“热点一把抓”的批评:“少数群体、女权、冷战等元素,大数据热点一把抓”,从而分散了冒险原本应有的惊险与刺激。

  那么,《怪奇物语》在哪些层面还保留了自己的“传统”呢?首先,“写给80年代的情书”这一怀旧与致敬“梗”仍在。设定于80年代的《怪奇物语》从第一季开始就堆了众多复古的符号,需要影迷与粉丝在观看中不断收集“彩蛋”。第三季也不例外:复古服装,8bits(八比特)游戏,《龙与地下城》,Joy Division乐队……这次还融进了那个年代的动作片,先后致敬了影片《第一滴血》《终结者》《虎胆龙威》:警长的扮相戏仿了史泰龙的兰博,而反派杀手的造型则肖似《终结者》中的施瓦辛格,二人第一次正面交锋的对话则出自《虎胆龙威》:“你确定要这样吗?你可是个警察,警察要守法。”

  对80年代流行文化与经典的致敬,在小朋友们在影院共同观看《回到未来》这一情节处达到了一个小高潮。罗伯特·泽米吉斯导演1985年上映的电影《回到未来》,是一个穿越回30年前改变历史的乐观故事,主角马丁通过自己的努力,让父亲从懦弱无能、一事无成变成一个有勇气、有生气的人并最终获得了成功。在影片刚开始时,兰博就问他的长官:“这次我们会赢吗?”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“会!”导演泽米吉斯曾自言,他想通过这部电影告诉观众们,“未来并未注定,通过努力,一切都可以改变”。

  这种“乐天派”的精神也被一同编码进第三季的故事里,因此剧情更多的不是靠逻辑推动,而是情感的力量,是我们在一起就可以战胜一切恶魔的“乐观”。尤其在结局处被夺心魔控制的比利,他在最后时刻完成的人物反转,即是依靠唤醒他内心深处对母亲的依恋与愧疚完成的。反派没有升级、也没有变得更强,反而是人之情感的战斗力飙升。很明显,这一季的《怪奇物语》使用了更多的笔墨去描绘细腻的情感,青春期懵懂的初次恋爱、继父与养女之间的亲情、走出童年后朋友之间友情模式的转变等等。

  所以说,这一季剧情更像是打怪版“成长的烦恼”。“成长”作为主题有着双重动因,或许是出于要克服“打怪+升级”模式重复的审美疲劳,但也有着现实更为迫切的原因:距离2016年夏天第一季的播出,过去的3年里小演员们也各自成长,尤其是第三季推迟上映的一年里年龄的增长、身体的发育。角色必须和演员共同成长,走出童年期。在这个层面上,《怪奇物语》第三季主打“成长”的处理或许就变得可以被理解,成长不是一个可选择是否的选项,而是必须完成的命题。

  警长霍珀在给养女小11的信中写道:人生不断向前,无论你喜不喜欢,有时很痛苦,有时很悲伤,有时是意外、快乐……继续长大吧,孩子,去犯错,然后吸取教训。不做到底,你怎么知道它是错的?就算真是错的,你还年轻,错得起,至少在这段记忆里你无怨无悔。如果生活伤害了你,记住那种痛苦,那是好事,那意味着你走出了洞穴。最后,威尔最终将自己坚持的“龙与地下城”捐赠给他人,为困住自己的“洞穴”画上了句号。

  夏天里不再只是有海报上黏腻的亲吻与热烈的烟火,还有告别与眼泪。所以说,第三季酿造了另一种不加冰的无糖可乐,或许没那么刺激,但新配方或许延长了《怪奇物语》的“生命线”。

此文由 地磁新闻网 编辑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!:首页 > 新闻 » 《怪奇物语》第三季:一个打怪版“成长的烦恼”

()
分享到:

评论 暂无评论